曼德维尔:恶德,美德,资产阶级新道德

赵峰 原创 | 2019-04-14 05:47 | 收藏 | 投票

 曼德维尔:恶德,美德,资产阶级新道德

2019-4-8

伯纳德·曼德维尔(1670-1733)是专治歇斯底里症的医生,他因为《蜜蜂的寓言——私人的恶德,公众的利益》一书而成为那个时代最著名的哲学家之一。

曼德维尔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一个蜜蜂的王国里,蜂们过着奢侈而放荡的生活;因为蜂们有着各种欲望,就有各种产品,各种行业来满足,于是这个蜜蜂的社会就是繁荣的。后来因为某种新道德的流行,它们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习性,不再奢侈,不再放荡,不再将生活过得五光十色;它们开始崇尚一种节俭而纯洁的生活模式,将生活过得简简单单的。蜂们的欲望减少,原本满足它们奢侈放荡生活的产品和行业消失。蜜蜂的王国就此衰落。曼德维尔就此得出的结论是:奢侈对个人而言是劣行,对社会则可能是好事;因为人们的奢侈消费增加需求,刺激发明,鼓励投机,促进社会繁荣。节俭对个人而言是美德,对社会则是罪恶;因为节俭导致消费减少,失业增加,商业衰落和经济崩溃。这就是“奢侈(或节俭)的悖论”或“曼德维尔悖论”。曼德维尔写作这首打油诗,本意还在于讽刺人类的自负。人们的生活方式是历史地形成的,不是想改变就可以改变的;即使能够改变,一旦违背自然,就要遭到惩罚。

曼德维尔所处的时代可能和我们的时代很相似,经济快速增长,物质供给异常丰富,一切看起来都在欣欣向荣。杞人忧天的保守主义者却在忧心忡忡——人们的道德水平似乎在退化,道德底线似乎在不断下移。我们今天也到处可以看到那些有闲有钱无事可做却总在怨天尤人忧国忧民的人们。一个繁荣的社会是否可能同时是一个道德的社会?或者说,经济的发展是否可能与道德进化保持同向?人们当然期待着恶之花可以结出善之果,不过在很多人看来,道德的退化如同高山流水,不可遏制。道德总是趋于退化的吗?在保守主义者看来确乎如此。因为社会是向前发展的,而保守主义者总是向后看的。一个进步的时代总是要抛弃过去时代的道德,这就是进步的要义。因此,社会越进步,发展越快,在保守主义者看来道德就越退化,而且退化得越快。崔健的歌中有这样的一句话,“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不明白的就是那些退化的保守的人们,他们的思维已经被时代抛弃。其实也不一定就是不明白,只是不适应又不想改变而已。不是这世界在退化,而是保守的人们看不到进步。我很反感那种“一代不如一代”的说法,这种自怨自艾代表的是没落。

曼德维尔是一位进步的激进的思想家,他对那种自怨自艾嗤之以鼻。在他看来,被传统道德观妖魔化的那些东西,自私,贪婪,虚荣,奢侈,骄傲,妒忌,恐惧,计较……等等,其实无所谓美德或者恶德,它们都是人们的本能。与生俱来的本能,无所谓好坏,无所谓美德或者恶德。一个充斥着各种“恶德”的社会,是人的欲望得到充分尊重,有机会得到自发实现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各种“恶德”为人们的行为提供了动力,就像一架风车有了足够的风力,因此可以快速地运转。因为人们的自私自利,人们才会想方设法努力工作,人们的需求才得以充分满足;因为人们的奢侈消费,才推动了分工的深化和细化,才推动了社会的繁荣;因为人们对国外奢侈品的需要,才推动了国际贸易的发展;因为人们有强烈的虚荣心,才推动了人们的勤奋和进取;因为人们的妒忌心,才推动人们对更高收入和更高社会经济地位的追求……人的这些本能,从反面的消极的意义上来看,就是自私,贪婪,虚荣,等等。如果从正面的积极的角度来看,就是努力进取,永远追求,永不放弃,不断进步。这些东西,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新精神,新道德。

曼德维尔所分析的那种资产阶级的新精神和新道德,在那个时代很多历史人物和艺术作品中都有体现。我们熟知的古典经济学的奠基人之一,统计学的创始人之一的威廉·配第(1623-1687)就是一个具有资产阶级新精神和新道德的资产阶级新人。配第一生都在努力,让自己成功,让家族壮大。他要成为最有学问的人,成为成功的医生,成为政治家,更要成为最富有的财主。他聪明,灵活,肯吃苦,有毅力;他有胆魄,有计谋,有规划,有强烈的成功欲望。在配第的眼里,只有成功和失败的差别,没有道德与不道德的差别。为了成功他可以为所欲为,不择手段。他可以为人生的成功而参加革命,也可以为保持住自己在革命中聚敛的财产而向封建王朝投诚;他可以为成功而努力结交权贵,向权贵摇尾乞怜,同样可以为成功而在背后捅朋友刀子。他一生都在努力,没有荒废上天赋予他的才华。尽管出身贫寒,但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使自己成为大学问家,大财主,还使自己的家族成为贵族。为成功就得不择手段,这是配第的信条,也是资产阶级的新精神和新道德。

《鲁滨逊漂流记》中的鲁滨逊,也是资产阶级新人的代表。鲁滨逊的家庭并非贫寒,而是小有产业。他本来可以留在家乡,继承父辈的职业和财产,娶妻生子,平安渡过自己一生的。他的祖辈就是这样过来的,人类也是这样一代代繁衍下来的。可鲁滨逊是个新人,他渴望新的世界,渴望不一样的生活,于是他离开了家乡。到了美洲,鲁滨逊也取得了成功,他经营的种植园赚了钱,生意蒸蒸日上。他本来可以这样一辈子过下去的,稳稳妥妥经营自己的种植园生意,慢慢使其壮大。可是,鲁滨逊期待更大的成功,更快发财,发大财,于是才有了后来乘船远航,海上遇难并流落荒岛的故事。鲁滨逊身上那种精神,追求成功,不断进取,永不放弃的精神,是充满朝气的新兴资产阶级身上的新精神。如果没有这种精神,鲁滨逊不会离开家乡;如果没有这种精神,鲁滨逊不会冒险去远航,也就不会有海上遇难流落荒岛的经历。同时,如果鲁滨逊不是这样一个不断努力,永不放弃的资产阶级新人的,他一个人在荒岛上也活不下去。

《鲁滨逊漂流记》的作者丹尼尔·笛福(1660-1731)也是一位资产阶级新人。笛福出生于伦敦的商人家庭,从小经商。笛福经营过很多内容,从内衣到烟酒,从羊毛织品到砖瓦。但凡什么东西可以赚钱,笛福就愿意经营什么。为了挣钱,还四处游历,到处奔波。其实笛福所努力追求的,也不仅仅是挣钱,而是成功。为了出人头地,为了使生命绽放光彩,笛福还做过很多别的事情,参加过军队,搞过房地产,还做过间谍。办过报纸杂志,写过时政文章和讽刺小品。到了五十几岁笛福都没有放弃努力,终于在五十九岁那样凭借《鲁滨逊漂流记》获得了成功。

歌德(1749-1832)笔下的浮士德,原本是个传统主义者,后来也变成一个资产阶级的新人。浮士德原来是位学问家,一辈子安安稳稳靠啃故纸堆生活。本来过的很平静的,而且已经快到生命的尽头。有一天却不知何故发了神经,对自己无所作为的一生的意义产生了怀疑,甚至想到了死。魔鬼拦住了他,愿意再给他一次青春,让他重新活过一次。浮士德将灵魂抵押给魔鬼得到了青春。魔鬼提出的条件是要他永远进步,永远追求,永不放弃,永不回头,永不退缩。浮士德借助魔鬼借给他的青春,投入到新的生活里程中,这时候的他,不再是那个啃故纸堆的老学究,而是一位花花公子,一位潇洒骑士。他机智而潇洒,坚韧而顽强;他在上流社会中如鱼得水,在女人圈子里春风得意。一个自私自利虚荣心爆棚的资产阶级新人,在追求个人成功的道路上不断成功。他后来去做一件造福人类的伟大工程,围海造田。他的努力也是成功的。不过,最后他对被强拆的一堆老夫妇产生了怜悯之情,他甚至有了一丝反悔——他这样努力追求成功值得吗?他这样以他人的灾难为代价实现自己的成功值得吗?就在那一念之间,浮士德眼睛瞎了。他这时才想起,他跟魔鬼约定了的,不能反悔,不能退缩,不能放弃……这就是资产阶级的新精神,新道德。

资本主义社会是全新的社会,流行的是全新的精神和道德。或者说,资本主义诞生于新的时代,培育出适合自己需要,维持自身存在和发展的新精神和新道德。封建道德维护者们将这些东西看成是洪水猛兽,但对于资产阶级来说,这就是它安身立命的基础。曼德维尔写《蜜蜂的寓言》,其实是在为资产阶级辩护,为资本主义制度辩护。说来奇怪,曼德维尔用心良苦,却被同时代的人们所误解和曲解,被批判和抛弃。比如斯密。按理说他们应该是同一战壕的战友,都是旧时代的批判者,是新精神的提倡者。可是斯密却看不起曼德维尔。他把曼德维尔的哲学体系说成是一个厚颜无耻地为自私和贪婪辩护的体系,一个粗俗不堪地试图抹杀美德与恶德的区别的体系。斯密不仅攻击曼德维尔的哲学,还恶意地攻击曼德维尔本人。也许曼德维尔的观察和分析才是真实可信的。他说,哲学家们有时候不愿意接受自私和虚伪等等是人的本能的观念,正好说明人的自私和虚伪。也许是因为曼德维尔告诉大家皇帝没有穿衣服,才引起人们那么多的愤怒。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